扫码订阅

在疫情的打击下,美国经济萎靡不振,过去三周已经有超过1600万人申请政府救助。在失业问题最严重的密歇根州,申请救济的网站,因为登陆的用户太多,瞬间闪崩。

纽约州州长科莫,为了争取更多的医疗物资,已经和白宫隔空交锋了数回合。在疫情通报会上,他拿起桌上的一只N95口罩,“这太难以置信了,这口罩一点也不复杂,我们竟然还要从中国进口,这不该是我们国家、我们州的公司生产不出来的东西啊”。
面对失业率飙升和医疗资源缺问题,特朗普政府也急了,高呼美国企业赶紧回国,生产物资,稳定就业。
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(Larry Kudlow)想出了一个办法,企业搬回美国的花费,由政府埋单。 “可以将(他们的)回流支出100%直接费用化。厂房、设备、知识产权结构、装修等。换句话说,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%直接费用化,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。”
2020年4月,同一地点拍摄 图自《The Verge》
一家名叫《The Verge》的美媒,拍摄到的最新图片显示,工厂内还裸露着混凝土地面和墙壁,甚至还散落着建筑材料,没有任何明显的活动迹象。去年4月,这家外媒就派记者前去富士康的这家工厂,打探工程进度情况。当初拍摄的照片,同样空空如也,一年过去了,没啥变化。
如今,大家最关注的还是波音能否活下去?它可算是美国制造业的代表。自去年737MAX飞机在五个月内发生两次坠机,造成346人死亡后,波音公司开始遭遇重大危机,该客机先是全球禁飞,后是停产。
停产带来巨大影响,波音公司22年来首现年度亏损。1月29日波音公布的2019年财年业绩,737MAX的停飞成本总计达到186亿美元。白宫也很着急,摩根大通的研究报告称,波音停产737MAX将拖累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GDP增速0.5个百分点。
英国联合饼干公司(UB)前董事长赫克托曾说过一句话:“机器会坏、汽车会锈,员工会死,但品牌将永远不朽”。几十年来,西方跨国巨头都在这么做,波音更是忠实的执行者。
一个本来以优异设计著称的企业,在80年代迅速转变为一切为股权服务,利润至上,贪婪是美德。高层为了彻底改造波音文化,甚至将总部从西雅图搬到芝加哥,波音人说的“安全第一”,变成了“营销至上”。不在飞机设计制造上下功夫,高层只考虑股票期权。波音衰败的背后,似乎也看到美国制造业的面临的境遇。
中国供应链优势突出
制造业具有显著的产业集群效应,往往和上下游供应链企业聚集在一起。试想,如果零件供应商就在周边,你还会跑到万里之外的国家进口吗?
2020年1月,特斯拉在上海临港的超级工厂,正式开启大规模交付,马斯克自仪式开场辞中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感谢中国政府”,他甚至高兴地跳起舞来。除了审批一路绿灯、低息贷款和廉价土地,吸引特斯拉在临港设厂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高端产业集群。
临港产业区在开发之初,就获得了一大批重大项目:全球最大的低速大功率柴油机以及配套船用曲轴、全球首台百万千瓦级核电主设备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大飞机发动机......在国家振兴装备制造业的16个重大专项中,临港涉及8个,占了“半壁江山”。
上下游供应链企业,因为这些大项目聚集完善。特斯拉在临港设厂之后,可以立刻享受到产业集群便捷服务,零部件供应链缩短,新产品研发、实验、投产周期大大缩短,成本也大幅减少。
遗憾的是,美国失去了这样的优势。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说:“经历了长期的制造业外流,美国绝大多数制造业已经集体性外迁。企业做决策是非常务实的,现在即便有单个企业考虑回流美国,或者有外资企业希望投资美国,但缺少供应链配套支持,是限制制造业大规模投资美国的一个重大因素”。
相反,我们借助特斯拉项目,继续完善升级本土产业链。原本躺在地上吃补贴的企业,感受到这条外来“大鲶鱼”,只得逼迫自己升级技术,不能像之前一样凑合一下就整出一台电动汽车,如果谁不改变就要被淘汰。
都想重振制造业,特朗普的意图难实现
制造业是全球竞争的,特朗普并不是唯一想要重振制造业的领导人。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后,各国都意识到制造业对稳定经济的重要作用,相继推出各种措施:德国的“工业4.0”、日本的“再兴战略”、韩国的“新增长动力”、法国的“新工业法国”。
特朗普重振制造业的最有力的举措,应该是2017年底落地的税改政策。但过去一段时间,各大经济体都推行了程度和规模不一的减税,从而大大抵消了美国减税的效果。

两个数据很大程度上能说明问题。一是税改之后,2018年的后三个季度,美国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每个季度都为11.4%,没有任何扩大。二是2018年美国制造业税后利润是2010年以来最低的一个年份。市场是聪明、理性的,在全球制造业投资版图中,美国仍不是最佳的目的地。
日前,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说的一句话,引起网友热议,“在疫情后,各国都想建立独立完整的产业链,全球产业链被简化。疫情后,全球产业链会减少对中国的依赖,我们一定要警惕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”。
这样的担忧也不无道理,不过,各国在短期内建立独立供应链很难。美国、欧洲多国,之前几十年一直去工业化,大力发展虚拟经济,很多产业已经断代,很难恢复完整的产业链体系。另外发达国家还面临年轻人不愿投入制造业、工会制度限制效率等诸多问题。
贸易战让我们看到了,掌握高端产业链的重要性。新冠疫情在欧美大爆发后,又警示我们,需要保留关键低端商品的生产能力。
看到这些的不只我们,不然库德洛也不会疾呼,支付企业的搬家费。特朗普承诺的,减免税收、廉价土地,对资本大佬来说,只不过是“廉价优惠券”。受到“大棒”要挟的企业,只能暂时附和,谁又能保证下一个五年特朗普还在任上。况且几十年高喊着“自由民主”的美国年轻人,会老老实实地回到工厂工作吗?

发表评论
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铁血立场。

全部评论
加载更多评论
更多精彩内容

九色优选 | 跳跳猪 | 聚聚玩 | 有赚网 | 聚享游 | 快乐赚